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

phpmaster 2019-10-06 PM 1883℃ 2条

hanfu.jpg
——从质朴的秦汉风格到超然的魏晋神韵,都渗透着华夏民族的理想追求;从开放的大唐情怀到含蓄的宋明格律,无不流露出华夏文化的哲学信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c9c4be0102e0tn.html]

汉服: http://baike.baidu.com/view/4514.htm

汉服,并不是指汉朝服装,而是指汉族人民的民族服装,具体是指夏商周到明朝末年,华夏民族(汉朝后又称汉民族)主体人群所穿着的主要服饰,是具有明显独特风格的一系列服饰的总体集合。例如春秋战国、汉朝、唐朝、宋朝、明朝的主要衣服款式都包括在汉服的范畴之类。

汉族没有民族服装吗?

可能很多朋友多发现了,每当五十六个民族齐聚一堂时,其他五十五个民族的兄弟姐妹都会着自己民族的节日盛装。可是,汉族人却常常不知道穿什么,大部分的时候只好穿西式礼服。近年来所谓的‘唐装’流行,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我们的传统服饰,过节的时候就穿‘唐装’旗袍。然而,大多数的汉族人可能不知道,所谓的‘唐装’并不是汉族的传统服装,而是根据满族的旗装结合西式风格改变而来的,而旗袍同样是根据满族的女式旗装结合西式风格演变而来的。有人说:中山装是中国的国服,而其实它是孙中山根据日本学生装改革而来,也不能代表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和印象。  那么什么才是汉族的传统服饰呢?汉族人奉黄帝为祖先,《史记》记载黄帝始做衣裳,一直发展到夏商周,华夏人(汉朝后称汉人)的衣裳形势已基本固定为y领,上衣下裙(裤)或有连体的深衣,圆领长衣(也有H领,即我们平时所见的唐朝式样),虽每朝每代有一些各自的特色和流行的款式,但是其交领右衽、无扣系带的基本样式一直到明朝末年皆未有大的变化。

汉服的特点和形制

汉服的特征以交领右衽为主,兼有圆领、直领,无扣,系带,宽衣大袖,线条柔美流畅。从形质上看,主要有“衣裳”制(上衣下裳,裳在古代指下裙)、“深衣”制(上衣下裳连体)、“襦裙”制(襦,即短衣)“袴褶”制(上短衣,下长裤)等。衣裳,衽、无扣系带是延续千年的主要特点。

为什么汉族近代以来没穿民族服装呢?汉服是自然消失的吗?

汉服并非自然消失的。明朝末年清军入关以后,满族贵族为了同化汉族而强行推行满族服饰,强迫汉族人脱去华夏衣裳,史称“剃发易服”。之后汉民族的民族服装——华夏衣冠便在中华大地上销声匿迹了,只有佛教、道教、演员等遵从“十从十不从”而保留了衣冠。藏族、苗族等兄弟民族那还保留着相似的样式。 PS:“十从十不从”的内容是:“男从女不从,生从死不从,阳从阴不从,官从隶不从,儒从僧道不从,老从少不从,娼从优伶不从,仕宦从婚姻不从,国号从官号不从,役税从文字语言不从。”

辛亥革命后,因为西方文化来势汹汹,满族的旗装开始西化,具有民族特色但其实是时装的旗袍,汉族的服装也没有机会大规模的回复。

一直西化到如今,中国频繁与世界接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把目光放向中国,想来看看中国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但是,他们看到纯粹的中国了吗?没有。我们在结婚、庆典等各种大礼仪场合基本都穿西装礼服,最多也就穿穿所谓的“唐装”、旗袍。而在我们的邻国,日本人和韩国人结婚的时候都穿传统服装。日本的和服,韩国的朝鲜服,其实在根本上受汉服(汉文化)影响的,也是交领右衽,戴冠插簪。这些服装,西方国家一看就知道他们属于日本、韩国。但我们中国人却没有明确的外在形象。相反,现在很多年轻人结婚拍婚纱照的时候,穿上的确是和服、朝鲜服拍照。想到这些,难道你不想穿上我们汉族自己的民族服装吗?

中华民族要崛起,就要以自己独特的文化以立于民族之林。而我们中华延续了千年的文明是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相比的。汉唐宋明的建筑不可能轻易复原,以前的礼制跟现在代生活也有很大差距,那么不少人在网上提出“华夏复兴,衣冠先行”的口号汉家儿郎孙异一曲《重回汉唐》,更是唱出汉服复兴者的心声: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广袖飘飘 今在何方

几经沧桑 几度彷徨 衣裾渺渺 终成绝响

我愿重回汉唐 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 兴我礼仪之邦

我愿重回汉唐 再谱盛世华章 何惧道阻且长 看我华夏儿郎

所谓华夏,《左传》记载: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

“礼仪之邦”和“服章之邦”本不在日本韩国,而在我们中国,这是事实。只是近三百年来因为历史的缘故我们丢失了自己的民族服装,不过现在想起来还算不晚。早在2003年,已有同袍自制汉服,穿上街向人们宣传这是汉族的民族服装、华夏古国的传统服装。此后,汉服复兴便悄然展开了。在汉服复兴同袍的努力下,如今汉服已受到很多中国人的认可。关于汉式学位服、穿汉服过传统节日、穿汉服结婚等讨论一直从网上延至平面媒体、电视媒体,也有人在实际生活中尝试和实践。2006年和2007年,武汉市连续两次举办了汉服成人仪式,500多名学生身着黑红两色汉服,按古礼得恩师亲手加冠,宣告成人,场面十分庄严肃穆,感动了很多热爱传统文化的中国人。2006年7月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也将介绍汉汉族的照片换成了着汉服的照片,标志着政府对“汉服”概念的认同。

但是,汉服复兴要走的路还是很长,需要更多的同袍一起努力,华夏复兴,是我们每个炎黄子孙的责任!

上图:一位在英国街头卖艺的身着汉服的中国女子,她一个人在异乡,干了多少老爷们都汗颜的事。在外国文化肆意侵入的时代,她努力的向世人展示被族人遗弃的最美好的传承——汉族民族服装,真的很令人佩服。汉服不光是古装,还是汉族族装,和其他少数民族服装一样。汉人在哪?

汉服民族、等级和礼仪三属性的消失
汉服的社会功能三属性

相传,华夏民族的服装是由黄帝发明的。《周易·系辞下》记载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孔子也说黄帝“始垂衣裳”。后人疏周易解释曰:“以前衣皮,其制短小,今衣丝麻布帛,所作衣裳,其制长大,故曰垂衣裳也。”

在汉(华夏)民族的传说中,我们的老祖宗黄帝发明了许多东西,连大家司空见惯的衣服竟然也有劳他老人家亲自过问并命胡曹发明,可想而知,汉民族的衣裳自古就不仅仅是穿着与欣赏的物品,它承载了更多的意义。

一般说来,服装有三大功能:实用功能,比如保暖、保护(如盔甲);审美功能;社会功能。每个民族对这三大功能的重视程度各不相同。例如,生活在北极圈的因纽特人肯定更在乎实用功能;而生活在新几内亚的土著们,虽然当地天气炎热,根本不需要穿衣服,却依然打扮的花枝招展,特别是土著男人,这便是对审美功能的突出;而中国古人,对服装的社会功能,从黄帝开始便有了超乎他族的重视。

汉族在上古自称华夏,据《尚书正义》记载,“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又《左传·定公十年》疏:“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华夏便是服饰华丽的大族,或者举止有礼、衣裳华美的民族。

孔子曾感叹:“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意思说若不是管仲提倡“尊王攘夷”的观念,恐怕我们就要被迫像蛮夷那样披散头发,穿着左衽服装了。因为华夏族无论男女,都习惯蓄发束发,衣襟右衽,宽衣博带。而同时期的其他民族,大多断发披发,衣襟左衽,袒露身体或窄衣窄裤。

服饰成为华夏族及汉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最显著的外在表现。

所以人们才会把晋室南下江东建立东晋称为“衣冠南渡”;所以朱元璋才在推翻蒙元之后,专门命人因循唐宋旧制,恢复汉服。汉服成为汉族传统文化,乃至中原正朔的象征。这是汉服的民族属性。

为何汉族会如此推崇自己的服装,当然,首先是因为它的华美,此乃服装的审美功能;其次,也更加重要的在于汉族服饰与礼仪的紧密关系,汉服可以说是汉礼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所谓“衣冠上国,礼仪之邦”。

见什么人穿什么衣服,或者做什么事穿什么衣服,这是人类从古到今遵循的服饰礼仪。中国古人对此更是极为重视。堪称西周礼仪大全的《礼记》,就对当时的服饰礼仪作出了明确且具体的规定,并成为后世继承祖制的规□。

华夏族如此自信自傲于本族的服装,本质是自信自傲于本族的礼仪规范。礼仪象征人类从蒙昧进化到文明,而服装正是礼仪的外化和体现。这是汉服的礼仪属性。

礼仪本身不分档次,无论皇帝还是老百姓,都要祭祖;但礼仪的外化——服装却是分等级的。不同地位的人穿着不同的服装行同样的礼,有差别有统一。最明显的例子即是从唐以后,明黄专属皇帝,连太子都不可逾矩。

这种森严的服装等级本身也是礼仪的一部分:以各个阶层的人严格遵守本阶层的规矩,体现了古人心中的规范的宇宙图景和严谨的世界运行规律。这是汉服的等级属性。

汉服以汉礼为核心,以极具汉族民族特色的式样为表现,以严格的等级制度为重要特征,三位一体的构成自己的文化传统和社会属性。

汉服是汉族文化的全息微缩版

汉服这三大社会属性分别与文化审美、经济技术和政治法律严格对应。

汉服的民族属性是汉服文化的最显著表现,更直接体现了汉族的审美情趣。汉服的宽大飘逸体现了汉族温和包容的民族性格;汉服的端正舒缓体现了汉族拘礼又从容的行为方式;汉服的严格蔽体体现了汉族对蒙昧野蛮的厌恶(以裸体以及紧身贴体为象征,比如明朝官员就认为在澳门登陆的葡萄牙人像猴子,因为当时的葡萄牙男人下身穿着白色紧身裤袜,并用填充物对生殖器作出夸大),对文明教化的推崇,等等。
汉服的礼仪属性的强调则必须基于经济技术的发展,正所谓“仓禀足而知礼节”。若连温饱都未达到,哪有足够的原料用于复杂的服饰。中国古人对经济水平的描述就往往取自吃穿这两方面,例如缺衣少食、饥寒、温饱、衣食无忧、丰衣足食等等。而若没有一定的纺织、制衣技术,想生产不同档次的面料和服装也不太可能。中国古人最早发现并使用纤维之王——蚕丝,织出美丽的绸缎,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高超的丝绸加工技术,如织锦、刺绣、缂丝等等。如此才能制造出令外邦人士艳羡的丝绸服饰。
汉服的等级属性则与政治法律紧密挂钩。汉服的等级制度属于整个等级制度的一部分,有明文规定,有专门的审查监管制度,并由法律对破坏此制度的行为和主体作出惩罚,从而保证汉服等级制度得到严格的遵守与施行。

可以说,一件古代的精美汉服就是汉族文化的一个全息微缩版本,从中可以伸发出汉族物质与精神文化的方方面面,就好像一根猴毛能变出一个孙悟空那样的全息效果。

汉服三属性的消失

汉服三属性保留完整的最后一个历史时期是明朝。虽然蒙元统治中原近100年,但蒙元政府对汉族文化并没有作出过多的干预,采取的是压制与隔离的统治方针。明朝建立以后,朱元璋下令因循唐宋,全面恢复汉礼,其中自然包括汉服。

明朝以后,汉服逐渐消亡。请注意,汉服的消亡不是一时,而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在消亡过程中,汉服的社会功能三属性也是先后遭到破坏。

汉服民族属性的消失

最先消失的是汉服的民族属性,这也是汉服爱好者每每提及必痛心疾首的一段往事。发生在清朝。

满族入关之初,实行满汉分立,未对汉族服饰文化作出过多的干涉。但等政治局势稍微稳定,立即开始对以汉服为核心的汉族服饰文化下手。首先是剃头,这就涉及到汉族最根本的身体文化和作为礼仪之基础的孝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

剃头这种野蛮残暴的行为自然遭到汉族人士的强烈反对,于是便有了“留头不留发,留法不留头”的说法。汉族男人斗争过,但最终失败,于是放下发髻,剔去头上大部分头发,仅在后脑勺留一缕长发编成辫子。男子发髻的放下,使得依附于发髻的冠礼也随之灭亡,流传几千年的冠冕制度至此消失。

其次,要求汉族改穿满衣,经过斗争,满汉达成协议,有了“十从十不从”的说法。其中最重要的是“男从女不从”,即汉族男子改穿满族的长袍马褂,汉族女子则保留传统的两截穿衣(即上衣下裳,同时也保留了三缕梳头的发饰传统)。汉族男子服饰从此中断,汉族女子服饰传统尚在延续,并在有清一代形成满汉合流。

评心而论,汉族女服在清朝属于文化强势,影响了满族女装。但另一方面,汉族女服也不得不对政治地位高高在上的旗袍作出让步,或多或少发生了改变。

第一,汉族女服中断了宋明以来向紧窄方向发展的趋势(汉族女服从先秦至唐是一个逐渐增宽的过程,在盛唐时期达到最宽;晚唐和五代时,已经趋瘦,两宋继续;明朝时,江南最为崇尚瘦窄,甚至出现收腰马甲,似乎有“省道”的雏形),而变得愈发宽大,为的是显示与长窄的满族旗袍有区别(后来旗袍反而受此影响,也愈发宽大)。

第二,汉族女服开始大量使用纽扣、立领等元素。汉族老早便使用纽扣,不过很少出现在礼服上,而且纽扣一般也用在暗处不外露;属于立领的元宝领在明代也频频出现。但有清一代,新一轮的“胡服骑射”出现,纽扣和立领逐渐全面取代了汉服传统的博带与交领。纽扣的普及主要是功能上的,立领的普及则有更多的审美趣味。例如受中国影响极深的越南,其女性传统礼服奥黛可是说是长袖旗袍搭配宽松长裤。而立领显然不应出现在越南这种热带国家(没有一个热带国家的衣领是高领,长衫长裤倒可以解释为隔离热气和避免晒伤)

第三,汉族女服的装饰从宋明的平净素雅转向奢靡纷繁,这既有装饰技术提高的结果,也有满族审美趣味的影响。

经历清代,汉服的民族属性中的一半(男性汉服)消失殆尽,另一半(女性汉服)也偏离了原来的发展路线。

清末民国,西风东渐,这仅存的一半民族属性又受到西方服饰文化和现代服饰潮流的强势干预,使得上衣下裙的汉族女服出现了收腰、窄袖。衣摆越来越高,甚至露出肚脐;袖子越来越短,纤纤玉臂显露一半。裙子以黑色百褶为基本样式,去除了之前复杂的装饰,显露出具有现代审美意味的简单大方。服饰文化的其他方面,例如鞋履、头饰等更是西风压倒东风,汉族女服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中西合璧、华夷共处的面貌。(旗袍不在讨论之列)

但汉族女服的真正消失并非在民国,而是在上世纪50以后,经历了革命化和西方化的进一步冲击,终于烟消云散:地主和资产阶级的被打到,使得具有“封建色彩”的汉族女服的最后堡垒被攻破(富人肯定穿得比穷人讲究精致,并且齐全);男女平等的过度提倡导致对男女差异的无视,使得女性服装向男性看齐,甚至直接穿着男装;一边倒和西化风潮使得苏联服装和西方服装大行其道。这些都迅速挤压了汉族女服的生存空间,直至消亡。

翻翻《民族画报》,各位便会深有感触。《民族画报》创刊号封面是民族大团结的照片,其中汉族女性穿的是斜襟高领衫和马面裙+百褶裙,这是典型的民国末年北方汉族妇女的装扮;而之后的民族大团结中,汉族女性服装变成了布拉吉、黄军装、西式套装等等。

至此,汉族服饰文化的民族属性基本消亡,或者直接说汉族服饰基本消亡。

汉服礼仪属性的消失

汉服的礼仪属性在有清一代并未灭亡,只是换了一个形式。从过去的以汉服为载体,转变为以满服为载体(专指男性)。例如官府的补子,以前都是绣在汉族传统的官服圆领衫上,清朝改绣在满族男子长袍上,而且命名沿用汉名:朝服、补服、蟒袍。

但汉礼毕竟最早并一直以汉服为载体发生发展,所以更换载体之后,肯定会出现差别。例如汉族冠冕制度的消失,使得汉族男子的成人礼消失。而且满族礼仪也肯定会一定程度的影响汉礼。

不过汉服的礼仪属性最初的大改始于民国。受西方的影响,国人对纷繁复杂的古代礼仪作出了大刀阔斧的删减,况且不少汉礼也随着它们清代的载体——满服的灭亡而走进历史的故纸堆。

例如剪辫。若当时东方没有遭遇西方,而汉族终于推翻满族,我想剪完辫子之后应该重新蓄发,皇帝下令恢复宋明的冠冕旧制,或略加创新。然而当时东方遭遇了西方,于是辫子是剪掉了,男子的头发却再没长起来,西式短发成功取代了满族辫子,又一次以夷变夏,并且以现代文明的口号让大家自觉自愿的接受。

1929年4月16日,国民政府颁布《服制条例》,这是中国最后一次以中央政府的名义颁布服饰制度条例。

与前朝的服饰条例相比,《服制条例》只规定了简简单单的四种服装:男子礼服、女子礼服、男子制服、女子制服。服装种类的减少,象征礼仪的简化。礼服一般用于重大场合,制服则主要指公务员的工作服。至于其他场合(例如祭祀),则没有要求(因为国家级别的祭祀礼仪本身不复存在),对民间更没有涉及。

需要指出的是,《服制条例》明确将长袍马褂和改良旗袍分别作为男女礼服,改良自日本学生服或东南亚工作服的中山装则成为男子制服,传统的汉族女服上衫下裙成为女子礼服的另外一个选择,女子制服则选用改良旗袍。
新中国建立之初,不再像之前所有朝代那样颁布服制规定,更多的是一种默认的服饰礼仪。一方面,长袍马褂和上衫下裙由于有太多的所谓封建社会的陈腐气息而被抛弃(中式夹袄和长裤则依然保留,因为是属于贫苦大众的服饰),中山装与旗袍延续作为礼服或制服;另一方面,苏联的影响使得列宁装和布拉吉风靡中国。

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末,由于左的思想加剧,旗袍因其资产阶级属性,布拉吉因其所谓的小布尔乔亚属性都被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列宁装因为苏联成了“修正主义国家”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中山装稍加改动,以“毛式制服”的形象,在个人崇拜的作用下,成了最重要的男性礼服和制服;军装流行。这个时期还有重要的特征就是男女服饰、装扮差异不明显,强调男女平等过头,演变成男女无差别。

80年代以后至今,欧美服饰文化和潮流再次袭来,其影响甚至比民国时期更加强大,几乎成为主导。中山装越来越少见,西装越来越普及;旗袍偶尔露真容,套装和晚礼服频频亮相。汉服早已不在,连中山装、旗袍这些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服装也被束之高阁。中国人服装的西化以“现代”和“潮流”的名义成为主导话语。

汉服等级属性的消失

汉服的等级属性,随着整个等级制度的瓦解,自然走向了历史的尽头。王朝覆灭,民国建立,自由平等由西方传来并被广泛接受,森严等级成为斗争对象。

汉服的等级属性消失是好事,但从世纪50年代以后,却出现反复。长袍马褂(当然,这不是汉服)和上衫下裙被认为是封建主义的服装,旗袍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服装。这几种本来在民国已经普及至各阶层的服装就因为这莫须有的指责遭受厄运。

同时,政治上森严的等级制度虽然消失,但经济上变动性较大的等级制度则取而代之。以西方haut couture为代表的高级定制也逐渐影响中国。在古代,就算你有钱也可能不允许穿某种颜色或款式的服装;在当下,只要你有钱也可以买一套云锦龙袍来穿。

汉服的三属性,并非截然分开,先后消失;三者纠缠在一起,互相影响,互相牵连。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汉服本身(民族属性)都消亡了,它的礼仪属性和等级属性自然无所依归;而等级属性的灭亡,也是礼仪属性减少的重要原因。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民族自信的提高,旗袍、中山装也渐渐活跃;所谓的中国元素每年也频繁出现在外国的各大时装周中;而汉服复兴运动的兴起,更是让已经消亡的汉服有了重生的希望。

但是,在中国,服装自古与政治、与思想理念紧密相关。所谓垂衣裳治天下,服饰制度从来由上而下的制定推广施行。民间的任何运动只能影响,而不能决定传统服装的回归。

汉服,作为非正常消亡的中国传统文化之一种,也许会成为传统文化重新全面弘扬的先行者。

标签: none

非特殊说明,本博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

评论啦~



已有 2 条评论


  1. phpmaster
    phpmaster 博主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在种花家!

    回复 2019-11-13 10:57
  2. 初心
    初心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在种花家!

    回复 2019-11-13 11:0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召唤看板娘